经典案例

您的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经典案例

保护祖坟竟被起诉,律师执言终还公道
来源:李静山


李明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一案的

辩 护 词


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市中方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李明珠的委托,征得李明珠的同意,指派我作为李明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一案的辩护人。通过查阅案卷材料、现场勘查和法庭调查,我对本案案情有了充分的了解,为履行我的职责,我提出以下辨护意见,期望得到法庭的重视和采纳。

在正式发表辨护词之前,我要对司法机关工作人员在办理本案中给予被告人的人性待遇表示感谢,还要对被告人在自己祖先的坟茔被破坏时表现出来的克制表示敬佩,更要对那些为了一己私利公然践踏社会公德、无视国家法律、毁坏别人祖坟的人表示极大的愤慨和强烈的谴责!

我辨护的中心观点是:李明珠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其理由归纳为以下五个方面:

一、从主观方面看,李明珠没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故意。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是行为人为了某种无理要求或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而蓄意制造事端,挑起多人与有关单位的纷争,给有关单位施加压力的行为。而本案的事端,是李明珠祖母的坟茔被施工单位破坏,施工单位才是事端的制造者,李明珠是自家祖坟被破坏的受害人。挖人祖坟不仅是挑战社会公德底线的行为,也是严重的违法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明确规定,故意破坏他人坟墓的,应当予以拘留。事件因挖人祖坟而起,争议因事端制造方未能合理解决纠纷而持续,李明珠在这个过程中,承受着难言的感情创伤和精神痛苦,但也仅仅是拦住破坏祖坟的人讨要一个说法,非但没有殴打他人、毁坏机器等过激行为,而且表现出来相当的克制,要知道,有多少人因为祖坟被挖而导致了流血事件的发生!除了施工方试图在争议未解决的情况下继续施工时李明珠予以阻拦外,李明珠从没有主动在施工工地或到施工单位去闹事,所以,从李明珠表现出来的行为可以明显地看出,她没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故意。

二、从客观方面看,李明珠没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也没有影响有关单位的正常生产经营,更没有给有关单位造成严重损失。

首先,所谓聚众,是指通过召唤、胁迫等方式聚集他人与自己一起实施一定的行为。从本案的全部证据看,并没有任何一种证据证实李明珠曾经实施过召唤他人或胁迫他人的行为。本案其他被告人以及同为本案被挖坟茔的先人的后代,虽然有时与李明珠一起对挖坟的单位给予抵制,但这是参与人的自发行为,不是李明珠对其进行组织或者召集的结果。

其次,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表现之一,就是危害有关单位正常的生产经营。但本案中所谓的受害单位,正在进行的却是非法的活动。该事件发生的地点,既不在昱巢公司厂内,也不在其有权进行施工的区域。现在有多种证据证明,该事件发生案外人翰通公司的用地区域内,而早在几年前,李明珠的家人已与翰通公司就李明珠家祖坟的保留问题达成协议,即该坟不迁走,翰通公司保留该坟原址,且不在该坟上部修建建筑物和种植植物,公诉机关提交的证人对该情节 亦予证实,因此,惠翔公司和昱巢公司在此区域根本没有施工权。更为重要的是,枝山市市西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出具的文件显示,没有任何单位在事发地区取得施工许可证,而根据国务院住房城乡建设部令第18号《建筑工程施工许可管理办法》 第二条 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从事各类房屋建筑及其附属设施的建造、装修装饰和与其配套的线路、管道、设备的安装,以及城镇市政基础设施工程的施工,建设单位在开工前应当依照本办法的规定,向工程所在地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住房城乡建设主管部门(以下简称发证机关)申请领取施工许可证。第三条规定, 本办法规定应当申请领取施工许可证的建筑工程未取得施工许可证的,一律不得开工。第四条规定, 建设单位申请领取施工许可证,应当具备下列条件,并提交相应的证明文件:(一)依法应当办理用地批准手续的,已经办理该建筑工程用地批准手续。(二)在城市、镇规划区的建筑工程,已经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三)施工场地已经基本具备施工条件,需要征收房屋的,其进度符合施工要求。(四)已经确定施工企业。按照规定应当招标的工程没有招标,应当公开招标的工程没有公开招标,或者肢解发包工程,以及将工程发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企业的,所确定的施工企业无效。第十二条规定, 对于未取得施工许可证的,由有管辖权的发证机关责令停止施工,限期改正,对建设单位处工程合同价款1%以上2%以下罚款;对施工单位处3万元以下罚款。惠翔公司作为建设单位,昱巢公司在没有取得施工许可证的情况下违法施工,不但不受法律保护,相伴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要被勒令停止施工,并接受法律制裁。也就是说,在本案发生的区域内施工是违法的,停工才是合法的。因此,如果李明珠的行为造成了昱巢公司停工的后果,那么恰恰是李明珠的行为使昱巢公司的违法行为得以恢复到合法状态,而不是影响了它的正常经营。

再次,李明珠的行为没有给所谓的受害单位造成严重损失。昱巢公司在没有施工权限的区域、在没有取得施工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施工,并强行挖毁李明珠家的祖坟,其行为具有明显的违法性,其通过施工所期望得到的利益同样也属于非法利益。法律只保护合法的财产权利不受损失,而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地保护非法利益。也就是说,李明珠的行为即使妨害了昱巢公司的非法利益的取得,也不等于给其造成了法律意义上经济损失,更无需由李明珠来承担责任。试想,如果一个小偷在作案时遭遇路人的制止而未得逞,他有什么权利要求路人赔偿他盗窃未遂的损失!

三、李明珠的行为没有对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指向的客体即社会秩序造成侵害。如上文所述,昱巢公司本来进行的就是非法施工行为,其施工秩序当然不受法律保护。

四、鉴定单位出具的昱巢公司遭受损失的鉴定结论不具有真实性、合法性,不能作为确定昱巢公司所谓停工损失的依据。第一,真实性方面,鉴定单位采用的停工时间、窝工范围和人数、机械停运状况等均系昱巢公司单方提供,没有其他证据佐证,不能作为确认昱巢公司停工状况的依据。还有,昱巢公司提供了多名施工人员的工资数额,未提供施工人员此前实际领取工资的相关纳税证明或者银行转帐凭证,鉴定单位对昱巢公司夸大工人工资数额的可能性没有进行合理分析就直接采信,违背了鉴定工作客观、真实的原则要求。还有,2015年1月14日,格里坪派出所民警在2015年1月14日处警时曾主持协调,双方在纠纷未解决之前维持现状,昱巢公司当场予以接受,这起码说明,昱巢公司此后的停工行为源于其自己的决定,与李明珠无关。第二,合法性方面,鉴定单位接受公安机关聘请时公安机关尚未受理本案,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包括聘请鉴定人等一切侦查措施均应在受理案件后进行,鉴定单位在公安机关在受理案件前接受聘请而出具鉴定意见,不具有合法性。还有,本案中,鉴定单位出具的鉴定意见仅有两枚刻有鉴定人名字的印章,没有鉴定人签名,而缺少鉴定人签名,一是不能确定该印章是不是鉴定人本人加盖,二是这不符合刑事诉讼法关于“鉴定意见应当由鉴定人签名”的强制要求,故该鉴定意见不符合法律要求,没有证据效力。

五、公安机关在侦办本案过程中存在严重违法行为,该案的侦查过程不合法,所取得的证据不具有证明力。

为保障公民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防止公安机关滥用刑事侦查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公安机关只能在立案后才能采取刑事侦查措施,而不得在立案前针对任何人进行刑事侦查。根据枝山市市公安局西区分局刑事侦查大队的《受案登记表》显示,本案是由受案民警于2015年3月2日建议立案侦查,同日由主管领导批准受理,同日决定立案。根据上述刑事诉讼法关于公安机关采取侦查措施的规定,公安机关的一切侦查行为,均必须在2015年3月2日以后进行。但是,公安机关不但早在2015年2月12日就对李明珠进行了讯问,更早在2015年2月6日就聘请了鉴定单位对涉案的损失进行鉴定,并由鉴定单位在2015年2月9日出具了鉴定意见。还有对有关证人的调查、对现场的勘验等侦查措施,均发生在本案受案和立案之前,严重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的强制性规定,不可避免地侵害了被告人的合法权利,也不可避免地影响了证据的客观真实性,故通过这些措施所取得的证据,均不具有证据效力,应当予以排除,不宜采信。

综上所述,辨护人认为,本案被告人李明珠没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故意,没有实施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也没有损害有关单位的合法利益,公诉机关据以起诉的证据不足,不足以证实李明珠构成犯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二款和第三款的规定,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宣告李明珠无罪。

 

备注:本案经开庭审理,检察院撤回了对被告人的有罪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