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例

您的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经典案例

拆迁求补偿——合理,辩护被采纳——无罪!
来源:李静山

   

赵立涉嫌私分国有资产罪一案的

辩 护 词


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市中方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赵立的委托,指派我作为赵立涉嫌私分国有资产一案的辩护人。通过阅卷和参加法庭调查,现就该案发表以下辩护意见,供法庭参考。

我认为,认定赵立构成私分国有资产罪证据不足。理由如下:

一、起诉书指控赵立涉嫌私分国有资产是因为检察院认为其私分了拆迁款。要确定拆迁补偿款是不是国有资产,必须要明确被告人被拆迁房屋的所有权性质。

首先需要肯定的一点是,赵立的房屋虽没有办理房改手续,但却正是赵立参与房改的产物。我国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实行福利分房政策,职工无偿地从国家分到房屋居住。但从1984年起, 国家开始实行房屋出售试点,个人只需支付房屋价值的一小部分,即可买到价值数倍于出资的房屋。1984年,国务院下发《关于扩大城市公有住宅补贴出售试点报告的通知》,开始对住宅补贴出售。随后几年,作为补贴出售的另一种形式,出现人个人和单位共同集资建房的模式,职工向单位缴纳一定的建房款后,由单位统一建房,不足部分由单位补贴。这类房屋虽然没有房屋所有权证,但实际上国家承认谁出资谁受益的原则,建成的房屋归集资人所有。正是在这种历史条件下,三强县人民银行于1989年组织被告人赵立等十一户职工集资建房,被告人按单位要求出了资,取得了房屋。也就是说,虽然被告人是否向单位缴纳了全部建房款不得而知,甚至可能省了一部分钱,但这属于特定历史条件下和国家政策规定下的权利,不能因此否认所建房屋归集资人所有的客观实际。国务院1991年下发的《关于继续积极稳妥地进行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通知》对此进行了肯定。更何况,赵立向单位缴纳集资款后,单位只建起了正房,其他房屋附属物都是赵立自己出资所建,这就足以说明赵立对该房屋具有所有权。同时,三水市政府2003年下发的有关文件更加明确地规定:集资所建房屋归集资人所有。

二、关于土地使用权。

土地所有权虽分为国家和集体所有,但土地使用权必然落实到使用土地的单位或个人,而不可能如起诉书表述的土地使用权人为国有。赵立的上述房屋属于三强县人民银行组织建造的家属院的一部分,该家属院的土地使用权,在三强县国土资源局的有关书证中,可以明确使用权人是集资建房的职工及其家属。三强县国土资源局1999年541号土地证书年检申请审批表中登记的是人民银行办公用地范围,用地面积为5200M2,地类即用途为“金融用地”;而家属院的土地使用证号是1999年540号,用地的相关文件中则显示,家属院占地2604M2,用途是“家属院”,在登记内容的表述中, 使用的称谓是“该人”经人民银行统一征用安排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与人民银行机关用地登记内容表述的“该单位”用地有明显区别。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人民银行早已把集资建房的职工及家属作为土地使用权人,并且向国土资源局申请登记,国土资源局核准了申请,即确定了赵立对自己房屋占地的土地使用权。

三、关于本案涉及的补偿款的性质。

首先,根据当时签订拆迁协议时的约定,虽然记录有补偿金额,但实际上实行的并不是代币补偿,而是产权调换补偿,根据这个协议,被告人并没有实际获得、也永远不可能获得协议书中记载的补偿款项,而只能获得置换房屋。尤其是至今开发商既不能交付房屋,也不兑现补偿款,所谓补偿对被告人来说变成了毫无意义的画饼。

其次,起诉书将协议书中的补偿款金额定为国有土地补偿款亦有不妥。根据拆迁补偿的法律政策,拆迁补偿项目包括房屋补偿费、周围补偿费等,其中房屋补偿费是指拆迁时重置同样房屋的价格,而不是当初建房时的价格。更重要的是,本案中拆迁协议中涉及的补偿金额仅具有象征意义,赵立永远也不会得到这笔钱。

第三,居住权是人权的最基本内容之一,任何人只要依法获得了房屋,他就获得了相应的居住权。赵立在自己的房屋里居住了二十余年,当然享有居住权。我国的《物权法》对此做了充分的肯定。《物权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征收个人房屋及其他不动产,应当给予拆迁补偿,征收住宅的,还应当保障被征收人的居住条件。本案涉及的拆迁补偿,实际上是回迁安置,也就是仅限于保障被拆迁人的居住权利。赵立自己的房屋被拆后期望相应的居住权,于法有据。

四、赵立主观上没有犯罪的故意。

(一)赵立基于二十余年集资建房和实际在该房屋居住二十余年的事实,以及我国职工房屋取得方式多样化的历史原因,认为被拆迁房屋属于自己所有,无可厚非;

(二)家属院占地有单独的土地使用证,分离于人民银行办公用地的使用证之外,赵立据此认为自己对自己的房屋具有土地使用权,合情合理;

(三)2011年5月4日,三强县“一拆两改”指挥部在给赵立等人的公开信中,已明确家属院房屋有权获得补偿,赵立据此认为自己属于被拆迁人有权获得补偿,顺理成章。

五、赵立客观上没有私分国有资产的具体行为。

(一)人民银行历次会议记录都能够说明赵立没有多占国有资产的意向,相反,赵立在会上还明确表示过不能因为侵占国家财产犯错误;

(二)赵立没有参与起诉书指控的所谓被拆迁户的十一户集体协商;

(三)赵立没有参加确定自己房屋的补偿面积应为195平米的党组会,实际上也没有证据证明开过这样的党组会,所以赵立对所谓上报给“一拆两改”指挥部的确定各户补偿面积的意见没有任何责任。

综上所述,赵立对自己集资所建的房屋具有所有权,对房屋占地具有土地使用权,其房屋被拆迁,其当然是合法的被拆迁人和受补偿人,即使他得到了货币或调换房屋的补偿,也是其应享有的合法权利,不构成犯罪。更何况,到现在为止,开发商对赵立的所谓补偿还是一纸空文,赵立根本就没有获得过任何的非法利益,更不用说私分国有资产。故请求人民法院宣告赵立无罪。

备注:本案经一审判决被告人有罪、二审发回重审,最后改判被告人无罪。